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Simon | 31st Aug 2009 | 檔案 | (3459 Reads)

香港特區政府的檔案管理及歷史文獻保育工作之所以乏善足陳,原因很多,包括政府至今仍然視訂立《檔案法》為洪水猛獸,拒絕進行立法的工作,以及官員們對公共檔案管理工作的無知和冷漠,其中影響至為深遠者,莫過於政府檔案處帶頭「反智」,向外自詡為專業部門,却反其道地輕蔑專業 - 以一般職系的行政主任 (即EO),担任原來由檔案主任 (archivists)負責的專業工作。

 

在檔案處「去專業化」的議題上,有網友曾經提出疑問;網友說:不會吧!一般職系處處長(Director of General Grades)應該是相當重視調配到檔案處的EO們的培訓,總不能讓自己的人在那裡丟人眼前吧!

在檔案處內任職的EO們在他們上司的「感召」下,的確會申報各種各樣的檔案管理專業課程,甚麽初級、高級、專家級的課程都不會放過,市民花綠綠的金錢是花掉了,但問題是:實際效果是如何呢?

先旨聲明,我絕對無意在此吹捧檔案專業,不過想指出的是,檔案專業的培訓及教育,跟其他所有的專業一樣,過程雖不一定是艱巨,但肯定是嚴肅的:學員首先需要具備認可大學的學士學位,然後一般都要修讀一至两年的研究院課程,通過考核、實習和呈交論文,然後才授予檔案學學位。至於課程所涵蓋的廣度及深度,大家可以瀏覧歐美各大學的檔案學課程網頁(譬如加拿大英屬哥倫比亞大學 <http://www.slais.ubc.ca/>、美國匹茨堡大學 <http://www.ischool.pitt.edu/lis/> 和英國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 <http://www.ucl.ac.uk/infostudies/teaching/programmes/arm/>),就可知一二。

有關現時政府檔案處內EO們的專業培訓,有两點頗堪玩味:

(一)他們大多數是報讀網上的短期課程;報讀過此類課程的朋友,對網上學習一定會有些體會,究竟成效如何,大家心裡有數。

(二)在檔案處的歷史中,在1990年代曾經有三位高級行政主任,曾用公帑遠赴英倫,每人修讀了三個月的檔案管理課程,以現時水平計算,學費就要近四、五萬,再加上來回機票、三個月的有薪假期和教育津貼,每人就要花上數十萬的公帑。但荒謬的是,這三位被政府重點培育的檔案專業EO,在完成學業回港後,服務檔案處一段短時間後,就被調到政府其他部門升官去也,重操一般行政職務。可能政府也感到有點說不過去,所以後來就索性不再保送EO們去「遊學」了,改為以快捷又速成的網上課程代替。

錢是花了,課程又讀過了,但這些年來,檔案及文獻管理及保存的理論和實踐已發展一日千里,香港政府檔案處似乎仍抱殘守缺,奉那套十數年前編寫的專業手冊及指引為圭臬。看看其他國家和地區(包括鄰埠澳門、廣州,甚至深圳、珠海等)的檔案文獻事業已是千帆盡過,我們香港則淪為「病樹」、「沉舟」!

當然我最怕看到(但又可以想像)的是,當有市民或議員質疑檔案處EO們的專業資格時,政府以此作為解窘的藉口:噢!他們都已接受過相關的專業培訓!

「是旦」之為害,重則可喪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