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Simon | 5th Aug 2009 | 檔案 | (3922 Reads)
社會福利署署長余志穩八月中退休,輿論普遍讚揚和肯定他的工作:余署長是個好官,是少數記得和願意帶個「心」返工和肯講「人話」的高官。各大政黨也同情他的官運不濟,署任首長級第6級(D6)三年都未能坐正,只能以D4職級退休。公民黨立法會議員梁家傑更打趣地說:「希望各人對署長的正面評價,可以彌補署長在行政機關所受的冷待」。

其實余志穩仕途坎坷是有跡可尋,更可能有點「咎由自取」。輿論的讚揚就正正指出了余志穩的問題大摡出自他本身:他不善講官話;亦如李鳳英說他肯「攞個心出來對人」,這都是當今為官之大忌!不信?您可試試環顧整個特區政府,您幾曾見過升級如坐「神七」的高官講過人話?那些常為輿論、議員,甚至一般市民譏諷為「人肉錄音機」的官員,不是屢獲行政機關的獎賞嗎!

我有緣在上世紀90年代跟余先生共事過,那時余先生當副行政署長 (D3),是我的直屬上司。曾經聽說:余先生被指不夠 “flair” (今天可解讀為他對合理的要求,不會企硬Say No擺官威),他也是政府內唯一的官員敢撑我們這班「不聽話」的檔案主任(當然如果說余先生之官運欠佳是因為撑我們,我便有向自己臉上貼金之嫌)。

余先生任副行政署長時亦是特區政府檔案文獻事業的小陽春,對檔案主任職系的同事們來說,是我們在工作上最感滿足的時候。余先生有識見和胸襟,深明檔案主任們一直的所謂抗命(例如反對遷館),純是基於捍衛公眾利益和專業良知。余先生上任不久,便逐步安排archivist們恢復原來的專業職位和工作。那段時間是檔案管理及文獻保育的黃金歲月,現時行政署和政府檔案處仍然(真的是「仍然」!)「賴以維生」的檔案管理框架、系統和指引,大多建立於當時。

為甚麼當時可以有這小陽春?原因很簡單,在余先生領導下,處內一般職系的行政主任們(即EO)和專業職系的 archivists都各安其份、各司其職,各盡其才。Archivist 做回自己專業工作,EO們則專注他們擅長的辦公室行政管理或項目推行的支援工作,在相互配合下,這兩個職系沒有不必的爭拗。
    
俱往矣! 余先生的身影過後,「鴟梟鳴衡軛」,「豺狼」又再「當路衢」(曹植《贈白馬王彪》)。香港特區的政府檔案處,將何去何從?!

[1]

筆者前兩天從香港太陽報閱讀到兩篇文章關於社會福利署署長余志穩及康文署隱瞞遺失孫中山珍貴文物的醜聞,兩者好似風馬牛不相及,但正反映香江衙門嚴重扭曲了官員升遷制度的公平性。無德無能、受到「處分」及糊裏糊塗者升官發財、賢能之仕卻被排擠。
由於余志穩是高級政務官及署任社會福利署署長兩年多,最終無法坐正D6退休,成為傳媒關注的焦點。反過來說、一個細小的衙門如歷史檔案館館長的升遷、雖與上述的個案雷同,但卻不為人知。
筆者友人在歷史檔案館工作多年、去年尾曾向筆者訴說檔案館內升遷制度的公平性被嚴重扭曲,當時筆者抱半信半疑的態度,但余志穩的仕途及康文署遺失孫中山珍貴文物兩件事使筆者深信友人所訴說檔案館內存在不公平的升遷制度,真的存在。
上述余志穩的仕途、康文署高官的糊塗和傭碌無能及筆者友人訴說的事例給了一個重要的啟示,現今香江衙門內、長官的權勢決定官員的升遷,能幹完全不重要,最重要是擦鞋及泊到得勢的馬房,一旦「有幸」成為得勢馬房的馬匹、即使是糊裏糊塗及傭碌無能也升官發財,無往不利。

香江特府、上至特府揸弗人、下至細小衙門的處長,只要有權、就可以把黑變白、白變黑、任人唯親。筆者深信香江官場的馬房文化及以我為尊的官場作風只會愈演愈烈,只有傻人才相信香江衙門官員的升遷制度是公平、公正。雖然筆者深信香江官場無公理、但深信有天理,不妨放長雙眼看!


[引用] | 作者 天昇 | 11th Aug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