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Simon | 3rd Jun 2009 | 檔案 | (3390 Reads)

《南華早報》記者Albert Wong引用《公開資料守則》向政府索取有關香港政府處理外國駐港人員豁免起訴特權的資料(詳情請參閱第41及42篇文章),我還有一些觀察,想跟大家分享。

首先我請大家重溫政府以下對《南華早報》的答覆,在閱讀時,請特別留意“list”(名單)及 “register”(登記冊) 兩個字:

 “We do not have a list of persons who enjoy diplomatic immunity in the HKSAR. We also do not maintain any register of the immunity cases we have come across.”

我無從得知《南華早報》在向政府索閱有關檔案時,是否在提問中曾具體要求查閱有關人員的「名單」和涉及個案的「登記冊」,但傳媒或市民不可不知的是,我們使用《公開資料守則》來索閱政府資料時,是需要一點兒技巧的,譬如您須要先搞清楚究竟自己是想了解甚麼事情,想跟進甚麼政策,更重要的是想查閱甚麼檔案,否則就會遇上類似《南華早報》的經驗:入寶山而空手回!

跟據香港政府《公開資料守則》的指引,如果公眾人士的索閱申請需要部門作出額外的資料搜尋或匯編等工作,我們的官老爺們就已經可以一口拒絕,甚至乾脆說“no such records”(沒有您要求的資料)!

回頭再說Albert Wong的申請,如果他真的具體說要看「名單」和「登記冊」,就算政府有保存有關個案的資料但裡面如果沒有「名單」和「登記冊」的話,在技術層面,Albert Wong要求索閱的資料的而且確不存在,於是政府便覺得自己的答覆是百分百「誠實」而極具技巧地打發了傳媒!不過,正如余若薇議員所言,這是不可思議的!

雖然香港現在仍未有《檔案法》,但您可以想像和接受一個政府,在處理外交人員的豁免起訴特權這類敏感和重要的事務時,可以沒有立案存檔嗎?Come on,香港政府不要再侮辱大家的智慧了!若果事實真的是如此,這就證明香港政府的公共檔案管理系統千瘡百孔了,但政府又怎可以信誓旦旦兼不厭其煩地指出,現有的檔案管理制度行之有效呢!

我們的政府,究竟發生了甚麼事!

大家不要忘記,1995年5月開始推行的《公開資料守則》是源於「政府明白到市民是需要充分認識政府及其提供的服務,以及對個人和整個社會均有影響的政策和決定的依據」,政府更向市民承諾,「任何索取資料的要求均會盡快及妥善地處理,如有需要,有關人員亦會協助市民闡明其要求」(見《公開資料守則》的引言),但吊詭的是,在處理《南華早報》的申請中,政府明知Albert Wong的要求,卻以程序和純字面理解來「推」來「耍」,最後以純「技術」的語言來答覆Albert Wong而不加以解釋,當事人(即Albert Wong和《南華早報》)卻當然在不知情的情況下,不能指控政府「說謊」!

在現時的環境和技術層面而論,政府真的是可以說自己沒有「說謊」,但對於一個事事防範人民,處處迴避人民知情權的政府,大家又有甚麼反應和對策呢?

制定檔案法已是刻不容緩了。

[2]

沒有檔案法及資訊自由法、《公開資料守則》又形同虛設。不單香港特區政府很多官員不明白《公開資料守則》的內容、而且高級的官員、特別是一般職系的官員,愈高級的官員愈懂用手段玩弄市民或玩弄文字遊戲來拒絕市民索閱政府資料。筆者有一位朋友運用《公開資料守則》向某部門索閱政府資料,結果被負責的行政主任問了一連串的問題,最後仍不得要領。這些官員一定沾沾自喜,因為他為「主子」檔駕成功,有助他日後升官。上至政務主任、下至行政主任、他們入職開始便接受這些處事作風及心態的培訓。

玩弄文字遊戲及人肉錄音機亦是一絕,人肉錄音機的例子不用多談,我們在報章上經常看到問責官員把人肉錄音機發揮得「淋漓盡致」。孔子曾說人皆有羞恥之心,莫非這些問責官員不是人,因為他們全無羞恥之心,上至特首(多謝他的六四謬論)、下至政務主任及行政主任、全都是一個模倒出來。雖然他們全無羞恥之心,但又不可以有痛脚被傳媒捉著,這亦是主要原因政府高層不讚成及不會立檔案法。


[引用] | 作者 天昇 | 23rd Jun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

[1]

It is very enligtening. Thanks Mr CHU for the tips.


[引用] | 作者 China Watcher | 7th Jun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