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Simon | 24th May 2009 | 檔案 | (3374 Reads)

早前《南華早報》記者Albert Wong向政府申請查閱檔案,欲進一步了解香港政府在甚麽情況下給予津巴布韋的總統夫人格蕾絲 (Grace Mugabe) 以及其他人士外交豁免權,很不幸,我們的記者被政府耍了一頓。

不過,在我們的前宗主國英國,《每日電訊報》的記者就為傳媒打了一場漂亮的勝仗。連日來,該報不斷披露英國國會議員虛領津貼的醜聞,在這次被英國傳媒稱為「津貼門」的醜聞中,朝野兩大政黨的多名官員和議員被揭發,在過去4年來巧立明目,不斷騙取津貼。有關報導在英國政壇惹起軒然大波,一直以來反對向公眾公開議員申領津貼資料的下議院議長邁克爾•馬丁(Michael Martin),更在5月19日宣佈辭職,成為300年來首位因醜聞被逼下台的下議院議長。

「津貼門」之得以曝光,美裔的英國女記者Heather Brooke應記首功。

Brooke出生於美國賓夕凡尼亞州,原來在華盛頓當記者,1997年移居英國後,一直關注英國國會議員的濫權問題。2004年,她引用英國的《資訊自由法》索閱國會議員們的消費帳目檔案,但遭拒絕。但Brooke仍鍥而不捨地追查有關資料,當英國議會在2005年第二次拒絕向Brooke開放有關資料後,Brooke向英國資訊申訴專員 (Information Commissioner) 投訴。資訊申訴專員卒於2008年命令議會公開有關帳目,但下議院議長馬丁仍死命頑抗,誓死將有關檔案資料保密,馬丁還上訴至高等法院,要求推翻申訴專員的決定。高院最終判定,議會需要公開近200萬份的議員開支收據[詳情可參看有關判詞]。

雖然有關當局已打算在7月時公開有關報告,但被《每日電訊報》搶閘,率先披露了Brooke在這數年來不斷向國會爭取需要向公眾交代的資料。

本地一些報章認為這醜聞之所以被揭發,我們需要感謝英國《每日電訊報》。不過,我認為我們更應該感謝Heather Brooke小姐,沒有她維護公眾知情權的堅持和執著,相信醜聞很難可以大白於天下。除了人事,這當然還得歸功於英國完備的法制,尤其是《檔案法》及《資訊自由法》。

沒有《檔案法》中規定了公共機構須要妥善管理和保存檔案,就算《資訊自由法》賦予我們查閱檔案的權利,英國的有關部門亦可以一如我們現在的行政署和政府檔案處,完全漠視我們的公眾知情權!只有在這兩條法例的相劍合壁下,傳媒人在索閱政府檔案資料方面,才可以無堅不摧,無往而不利;位高權重者,譬如下議院議長馬丁之流,也只能成為法治下的侏儒,最後須要向羣眾負責。

香港沒有《檔案法》,更沒有《資訊自由法》,有的只是一條沒有法律效力,又隨時可被政府把玩的《公開資料守則》。曾記得當年立法會和傳媒出了九牛二虎之力,也不能夠令政府披露一些簡單如問責副局長和局長助理的薪酬及聘用條件的資料,對其他先進文明的社會來說(諷刺的是,特區政府亦常自詡香港是她們其中的一份子),這簡直就是匪夷所思。難道我們的特首真的如其所言:「視民意如浮雲」嗎?市民大眾是否又甘心聽官員們自說自話,沒有絲毫的制約嗎?


[4]

方潤兄,當然非也。

不過公民黨乃大狀黨,理應對訂制治律會多點關心吧!檔案法一事,當屬每一市民(官爺們除外)關心之事


[引用] | 作者 小記 | 28th May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

[3]

> 小記

香港淨係得公民黨咩﹖


[引用] | 作者 方潤 | 25th May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

[2] 白癡!飯桶!

朱教授說得很清楚。我一聽就明。

不過我唔明的是:香港的傳媒人究竟是否個個都係白癡!香港的立法會議員們是否個個都係飯桶!任由政府無賴都唔識反應。抵你班友被人玩弄。

公民黨班大狀,又死晒去边!


[引用] | 作者 小記 | 24th May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

[1]

完全同意朱先生所說,只有《資訊自由法》而無《檔案法》,前者不過是冇牙老虎,有名無實!

官員們時常把 “做好呢份工”掛在嘴邊,但卻處處不尊重、不信任市民。猶幸在基本法下有個審計署,可以對公帑的支出,不時調查,否則只靠現時的《公開資料守則》,市民永遠都不可能知道哪個公營機購或政府部門是大花筒,更休想向誰問責!

不過審計署署長是行政長官委任的,他會否學行政長官般 “親疏有別”?個中真相,最終還得靠現時欠奉的《檔案法》和《資訊自由法》去保存檔案及給予市民查看真確資料的權利。


[引用] | 作者 要問 | 24th May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