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Simon | 13th Mar 2009 | 檔案 | (682 Reads)
在香港首次舉辦的「公共檔案與優質管治及文獻保育」之研討會,在三月七日舉行過了。那是一個下着細雨,寒流回襲的星期六,但出席的人比預期多;擠滿了整個會塲。

出席的講者,有本地的及來自海外(包括美國、韓國、新加坡、澳門及我們祖國)的學者及檔案專家。特別是那班海外來客,對香港特區政府到今天仍力拒檔案法於門外,極感驚訝!制訂檔案法以利施政及保育文獻,對他們來說,根本就是理所當然的事;你不至於蠢到會拒絕呼吸吧!

連非洲有些民智未全開的國家政府,近年都認識到公共檔案法,對建立良好及有效管治的重要及必要性,紛紛向西方國家求教!主辦機構曾嘗試邀請行政署長和政府檔案處處長出席是次研討會,好讓政府可以把握機會,說服廣大市民,怎樣在缺乏檔案法的支授下,政府仍可有效地管理公共檔案及保存本地檔案文獻的!可惜行政署長和檔案處處長都不約而同的說那天「行唔開」!

研討會其中一節是外國專家介紹他們本國的公共檔案,在檔案法的規範下如何管理。其間,台下有人按捺不著滿腹狐疑,想不透為甚麼在這民智也算發達的香港, 大家這些年來,雖不斷追纒政府,苦苦哀求她好好的管理我們的公共檔案和制訂檔案法,但我們的菁英政務官員們,一於啋你都儍,檔案照樣唔見,部門照樣唔肯歸 還借自屬於市民的歷史檔案館的檔案,但市民要求查閱政府檔案時,部門就照樣拖得就拖。 然而,在那邊廂的新加坡,一般人都會覺得她們的人民以聽話見稱,政府又以獨裁為樂,但我們肯定沒有聽過新加坡的人民,上街爭取過甚麼檔案立法吧!那麼為甚 麼新加坡政府,會早於獨立後兩年(1967),就已制定了檔案法呢?

該位仁兄以此向新加坡檔案館的畢觀華館長討教,畢館長好整以暇地說: 「道理很簡單,對新加坡政府來說,好的東西,一定要學,唔學就笨,這是最自然不過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