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Simon | 7th Feb 2009 | 檔案 | (989 Reads)

今日繼續談政府怎樣摧毀及陰乾我們的公共財產:檔案文獻!

先再打個比喻:試想像一下我們位於觀塘翠屏道13號的歷史檔案館是香港唯一的一個水庫,內藏的香港歷史檔案文獻就等於是我們珍貴的水資源。

水庫的水來自天雨,透過設計完善的引水道進入水庫。為確保我們珍貴的水源,我們需要完善收集雨水的配套設施外,更要注重水庫的設計和施工;我們斷不會要一個會漏水的水庫吧!最後,我們當然還需要有一群專業的管理和工程人員,肩負起整個水庫系統的管理、維修和日常運作。

今天我們這個翠屏道水庫,慘逢香港百年難得一遇的乾旱,引水道又日久失修,令進入水庫的水愈來愈少,有時更涓滴全無,再加上水庫設計有欠完善,水庫內不少的水在不知不覺間流(漏)走。更遺憾的是,負責的專業人員又「唔識撈」,不斷批評、甚至「冒犯」管方,卒被視為吃裹扒外的奸人,悉數被管方派來的非(半)專業人員所取代!
 
香港現時的「公共檔案管理及歷史文獻保育事業」,險情就跟這個水庫一樣

(一) 各政府決策局及其轄下的部門 (Bureaus & Departments),在沒有法律制約的情況下,都沒有依隨本已寬鬆的「行政指引」,在完成公事後把檔案有系統地移交歷史檔案館(正如經歷長時間的乾旱);

(二) 有專業及法例作後盾的「檔案移送機制」又未確立,許多珍貴檔案在抵達檔案館前已經流失(好比引水道系统失修了);

(三) 敢言的資深專業人員 (Archivists) 悉數的被投閒置散,被迫白支公帑,職位更被行政署長派來的非專業人員(一般職系)、或由資歷淺、專業知識未足,但聽話的檔案管理人員所瓜代;

(四) 有些政府部門不時以公事需要為名從館裡取回一些已移交的檔案,然後又一直留於身邊,多番催促仍不肯歸還(水庫漏水了);

(五) 由於沒有法例的約束,市民的檔案查閱權利不受保障,已移交到歷史檔案館的機密檔案更沒有明確而清晰的封存期和覆檢準則。

在這光景下,您會對這日趨殘破的歷史檔案館還存有甚麽指望呢?您可能會開始明白,為甚麼多個從事香港研究的學者,在昨天、今天和將來都仍要被迫遠走英倫或其他地方,尋找香港的檔案文獻!

(「政府如何部署摧毁及陰乾我們的檔案文獻」之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