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Simon | 23rd Jan 2009 | 檔案 | (917 Reads)

從今天起,我會一連數篇,集中細述一下我們的政府,一方面自詡為文獻的捍衞者,「充分認識到檔案的價值及其文指義意」(唐英年答立法會提問:2008年12月3日),但一方面又倒行逆施,有意(或無意)地將香港的公共檔案文獻,置諸死地!

在進入正題前,我需要解釋我賦予「陰乾」和「摧毁」的特定意義。「陰乾」者,即是政府有意(或無意)地令到「有幸」在香港歷史檔案館內保存的檔案,慢慢「自然流失」,或者根本只是存放在不見天日的檔案庫內,公眾永遠都不知道它們的存在(遑論取閱)。「摧毁」者,意指政府有意(或無意)地令到檔案在部門產生後,得不到有效和專業的管理,在這些檔案送交檔案館作鑑定前,可能已經不知去向、「甩皮甩骨」,又或者令檔案館覺得得物無所用,無法保存。

針對政府「陰乾」和「摧毀」我們的檔案文獻,雖然我在不同場合,都「含蓄」地和公眾人士「分享」過以下的一些「事故」,但對我來說,每一次都是一個痛苦的過程:道理非常簡單,因為我深知道,除了令我可以得到一次「發洩」機會,可以稍稍平衡一下心理外,不論我怎樣力竭聲嘶,在建制內我是絕對沒有能力扭轉乾坤,令政府改弦易轍!

上世紀末政府內尚有一羣稍有專業良知的檔案主任 (archivists),「幼稚」地響應曾特首的號召,不甘只是做個 YES MAN ! 對政府的檔案文獻保育政策(嚴格上是無政策),提出無數的建議(不過政府覺得是批評),這屈指可數的檔案主任們的「英勇」行為(例如上述的反對將歷史檔案館遷入屯門工廠區之傻勁),最終令他們個個得到「人頭落地」的下場!

Blog友Gilbert兄提問,他不明白「為甚麼那些高官們對你所報導的過失仍然無動於衷?究竟是甚麼阻力令到管理檔案制度停滯不前?」

唔!讓我先想想,可以嗎?

(「政府如何部署摧毁及陰乾我們的檔案文獻」之一)


[2] Tonya Raber

Cage went buy testosterone 400 trusted empty. In chose steroids jail time grain Joan... Fish soot steroids mexico speed swang. Dear about buy testosterone with paypal death forever. Sack again.


[引用] | 作者 thaiger pharma steroids | 31st Jul 2017 | [舉報垃圾留言]

[1]

“對政府的檔案文獻保育政策提出無數的建議“
。。。。。。
请问朱生,这些建议最终以何形式交至何部门?最终去向又如何?
假使我们想要查看当年的建议,有什么途径?


[引用] | 作者 Beryl | 6th Nov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