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Simon | 19th Dec 2008 | 檔案 | (663 Reads)

上次提到小教習「糖糖」找到一份前特首Donald曾親筆簽署的一份短箋,但看極都看不出一個所以然。這反映出核心問題是:一份沒有歸檔的文件,或一份來不及歸檔,或在歸檔後,但不知怎樣又落了單的文件,是不能給後來的閱讀者,對這文件所記錄的公事活動,提供一個全面、完整及可靠的故事。

這樣的一份文件,如果是具有歷史價值或意義,很多時我們只稱之為「文獻」。嚴格而言,它們不是檔案,沒有具備作為檔案應該具有的 「憑證」價值。試想想,Donald的無厘頭短箋,若缺乏相關的背景文件作佐證, 短箋本身是沒有意義的!

Donald的那份短箋,極其量因為有前特首的親筆簽名,可能令該文件有點兒內在價值(intrinsic value)(如果這是Donald碩果僅存的親筆簽名)。

觀乎此,檔案作為某一公事活動的整體紀錄,因為能夠正確無私地反影出該事件的緣起、來龍去脈和發展過程,作為歷史資料(證據),檔案及文獻之優劣,立見高下。

當然,「糖糖」若努力不懈,可能她最後都可以找到點兒「真相」,但又恕我囉嗦的再說一次:若果香港政府繼續維持現時的公共檔案政策(或無政策),糖糖找到事情真相的機會可謂微乎其微!

董建華的 “八萬五建屋計劃”

再舉一個例子來幫助說明。如果有一天糖糖又想研究一下另一個前特首董建華的「八萬五公屋建築計劃」,想探求一下這計劃的構思背景及經過,又了解一下這計劃背後究竟是誰主摧的?由誰人決定擱置?究竟是特首本人抑或是他的幕僚呢?

要研究這問題,當然最直接的方法就是翻查當時政府內部,特別是特首辦的會議及討論紀錄、特首的批示,以及顧問及幕僚們的書信、便箋往來等等。如果這一切的紀錄,當年有好好的歸檔、管理和保存下來,糖糖是不難從中了解到整個計劃的前因後果。

但這問題又來了,你估糖糖有沒有機會完成她的研究呢?我大膽跟你賭一個大洋,糖糖will never have a chance!

我為甚麼這麼肯定呢?下次再談!


[4]

你可以証明你這個 "印象" 的準確性嗎?

所謂 "眾議員和政府官員們已制訂八萬五的政策" 指的是哪幾位? "已" 是指甚麼時候? 其中的 "政策" 又是否最後 execute 出來的那一個?

因為這些疑問, 令我更覺得檔案是非常重要的歷史證據. 記憶和印象容或有錯, 但有良好管理的檔案卻不易出錯.


[引用] | 作者 | 13th Feb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

[3] Re: 熊
:
董建華自己話要問責制. 咁大單野連邊個應該負責既 "紀錄" 都唔敢拎出黎, 實在係一大諷刺!!
有印象的市民都知道,當初在回歸前已因樓價太高,眾議員和政府官員們已制訂八萬五的政策,後來老董再加一把力,以為能把功勞撈到手,結果時移勢易,不但沒有功勞,還引來穿心的萬箭。老董身為搖旗者,自然會中箭,只是想不到射箭者有些竟是之前有份制訂政策之人。

這個問責制,他自己擋了。箭,他自己受了。作為一個老闆,作為一個大佬,他是個不可多得的典範,他不會推馬仔去死。

Karl
[引用] | 作者 Karl | 10th Feb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

[2]

董建華自己話要問責制. 咁大單野連邊個應該負責既 "紀錄" 都唔敢拎出黎, 實在係一大諷刺!!


[引用] | 作者 | 20th Jan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

[1]

這個「八萬五」計劃,當初參與和贊成的人,好像有很多。只是到了後來,箭頭的方向只射向董建華而己。

Karl
[引用] | 作者 Karl | 19th Jan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